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征服(1-12全)
征服(1-12全)
 (引言)事情的原委
 
我叫张一文,是个性慾特别旺盛的男人,结婚四年来常和老婆天昏地暗地做爱
 
,不过我老婆生性比较传统,总是无法让我在满足中同时充满刺激,於是我经常逛
 
情色MM。
 
家里有个如花似玉的老婆,我不想当然也不敢到外寻花问柳、面天花乱坠地玩
 
。看了情色MM的乱伦文学後,我对乱伦产生了兴趣,其实我十岁的时候也和姐姐妈
 
妈有过乱伦的经历,但那只是小孩儿时的好奇,虽然知道性,但不知道性的快乐,
 
所以只能是儿时的一个难以启齿的笑谈罢了。
 
不过现在我可不想在自家或族里打这方面的主意,觉得恶心,但我却对岳母一
 
家女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开始了令我心神俱乱的征服历程。
 
结婚後我和我老婆自己住,岳父四十五岁的时候因公早逝,岳母是中学音乐教
 
师,一直没有再嫁,我们结婚第四年刚好退休了。岳母一家阴盛阳衰,大女子叫芸
 
,一米五八,护师,比我小几天,嫁了一名刑警,女儿玲玲,十六岁,高二学生,
 
挺俏俏的有一米六一。
 
我老婆叫雨,比我整整小七岁,中学教师,一米六0。可能南方人身材比较矮
 
吧,我岳母也不到一米六,我刚好一米七0,三十五岁,工作後读研毕业又工作,
 
辜负了大好年华,所以晚婚。
 
我们和芸的房子都买在老婆学校的教师大院里,岳母和他大女芸住,不时来我
 
们这里看小女儿。我老婆思想虽然传统,但在两口子亲呢的方面特别大方,常在岳
 
母和芸姐在的时候,抱着我亲嘴,甚至会拖着我的手偷偷地摸她的胸部和其它敏感
 
部位,偶尔也会碰碰我的下体
 
我装着很正经的样子,其实心里很喜欢那样,不仅是因为有岳母或芸姐在边上
 
而感到莫名的刺激,更因为我发觉岳母和芸姐会有点儿不自然。呵呵,可能雨是她
 
们家娇小姐吧,她们挺惯她。
 
一、岳母的风情让我蠢蠢冲动
 
我不可告人的龌龊计划是从岳母开始的,虽然已经有五十五岁了,可能是音乐
 
教师的缘故,依然保养得很好,染着浅黄色的卷发,身材略略发福,屁股不大,胸
 
估计有三六B,生活没有什麽压力,所以过得很轻松,真地看不出她已经是退休人
 
员,反而让人觉得是个很耐看的女人。
 
由於我们都在同一大院,虽然不同楼,她却经常来我家里,帮忙做些家务。去
 
年夏天的时候,我开始注意她,夏天穿得比较少,喜欢穿白色或浅黄色的衬衫和休
 
闲薄长裤,虽然不喜欢穿裙子,但可以明显地看清她黑色或白色的胸衣。
 
我特别喜欢看他拖地和在厨房里做菜的时候,因为那时随着她有节奏的家务运
 
动,可以看到他的乳房和屁股有节奏地颤动,风韵十足。联想到岳母是音乐教师,
 
可能做事都会在脑海里哼歌吧,所以那样有节奏,虽然奶子和屁股都不算太大,但
 
穿得紧,所以特别性感。
 
我总是装得很正经,假装不注意她,其实我也是个作风正派的人,只是性方面
 
特别强烈而已,不然我老婆也不会嫁给我啦,我岳母也是考察了我很久,才认可的
 
,她说这小夥子人不错,品质好,而且有能力。
 
我一直盘算着如何把岳母弄上手,但从和老婆开始恋爱到结婚到现在六七年的
 
相处和观察,我发觉岳母是个非常传统,正派的女性,看了情色MM里的文章,知道
 
这样的女人很难上手,何况岳母可能过了更年期了,不容易刺激。
 
但越是这样,越激起我的慾望,说实在的,虽然我在性方面喜欢刺激,但我不
 
喜欢开放的女人,越传统的女子越让我觉得有趣,刺激,因为她们更让我有征服欲
 
。同时我也很犹豫,如果我真地干上了岳母,不知道结果会怎麽样,我老婆会不会
 
和我离婚?
 
我在**上班,也是个要面子的人,这样的事情要是传出去,官运倒其次,我这
 
辈子就不要做人了。但性的强烈需求却刺激着我,让我在岳母每一次来家里或我每
 
一次去芸那里,都充满蠢动和暇想。
 
其实,只要你想,机会也不是没有。
 
去年三月我老婆出差,岳母打电话告诉我说,文儿,你一个人在家,晚上到我
 
这吃饭啊。下班後,我回到大院,正好碰到芸的丈夫越飞在打球,他看到我,招招
 
手喊我:「一文,过来打会球,妈还没弄好饭呢。」
 
大哥招唤了我怎麽不去,何况乎我也特别喜欢篮球,虽然个子矮了点,但从小
 
习武,体质不错,技术也出色,不是我吹,要是高点的话准能进运动队。我们和几
 
位教师一起,打起了半场球,没几下,我左突右冲,远投近攻,就进了好几个球,
 
那些教师看了都惊讶地说,看不出你斯斯文文的样子,他妈的还真是高手啊,两兄
 
弟都不错。
 
越飞肯不错,刑警队副呢。打了大约个把小时,越飞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
 
接上电话脸色马上凝重起来,不知道说了些什麽,拿上衣服,冲我留了句,我有急
 
事要走了,告诉妈我今晚不回家了,然後几秒钟就冲出了大院。
 
我估计八成出了案子,於是就自己上楼,岳母帮我开门的时候,看我一身汗渍
 
渍的,呀地一声,嗔怪地笑着说:「到哪疯去了,怎麽成了这样子?」
 
我说妈我和越飞哥在下面打球呢。
 
岳母问:「你哥呢。」
 
「哦,他有紧急案子,临时走了,说今晚不回家了。」
 
我进去随手关上了门,岳母哦了一声,掀着我进屋:「快洗澡去,你姐今晚值
 
晚班,也不回来了,就咱娘俩吃。」
 
岳母掀我的时候,我脑袋里突然一阵激灵,她的手放在背上,推了一我阵,我
 
有种从未有过的热感。岳母爱屋及乌,对我也特别疼爱,但以前我没对她有非分之
 
想,所以很自然,现在我老盘算着想上她,可能感觉不一样吧,我甚至想,自己只
 
要一转身猛抱住她,然後就可以扒下她的衣服然後强悍地插得她死去活来。
 
当然,我哪敢那样做,我转过身来,做出很热的样子说:「妈,我没带衣服呢
 
,要不我回去洗。」汗味散发在岳母的身前,她脸好像动了一下。
 
岳母怔了一下:「哟,我没想到呢。算了,难得麻烦,穿你哥的吧,反正在家
 
里,又不要穿得整齐。」说着就推我进了卫生间,关上门,说快点啊,我这就帮你
 
去取衣服。
 
我正洗着,听到岳母走过来的脚步声,好像把衣服放在卫生间外面的架子上:
 
「搁这啦,我端菜去啊。」我在里面应了声哎,忽然想,到要能把岳母拉进来一起
 
洗澡,搓磨她的乳房和下体,吸她的肉,那该多美啊,甚至幻想到用鸡巴在卫生间
 
里用各种动作猛干着她哀嚎不止的样子。
 
想着想着我不禁有点兴奋,鸡巴不知什麽时候已经挺了,我赶快用冷水冲身子
 
。开门取了衣服正要穿上,岳母帮我拿的是夏季在家里穿的红色的长短裤和白色圆
 
领汗衫,我发觉没有内裤,喊了一声:「妈,没有内裤哪。」
 
岳母在餐厅里应:「你哥的内裤比较大,你穿不得,你就那样将就着穿吧。」
 
我心里一阵激荡,感觉岳母声音好像也变得煽情一样,其实岳母当我是亲儿子一样
 
,所以不会介意这些细节。
 
还好,鸡巴虽然没有完全软下来,但越飞的裤子足够大,所以下体好像没有看
 
到硬物鼓起。家里开了空调,吃饭的时候岳母一个劲地给我夹菜,让我好感动,她
 
一直都是这样,我觉得我对他有非分之想,真是禽兽不如。於是吃饭时居然没有胡
 
思乱想。
 
吃过饭後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岳母去洗澡,我换了好几个台,都没兴趣,听
 
到卫生间里传来水声和轻轻的歌声,我心里又有点乱起来,岳母有个习惯,洗澡时
 
轻声唱歌。
 
我幻想着岳母用手抹着全是泡泡的赤裸的身体,绯红着脸,露出一副诱人魂魄
 
的样子,加上水声伴着歌声,真有点说不出的自然美感,鸡巴不由又硬了起来,有
 
种想要向卫生间冲去的噪动,手忍不住去摸鸡巴自慰。
 
正当我沈迷的时候,听到卫生间开门的声音,我清醒过来,急忙躺在沙发上看
 
电视。越飞哥家里四室两厅,岳母的房间要从客厅边上经过,正对着我躺着的沙发。
 
伴随着脚步声,岳母走过来,我的眼突然一亮,她居然只围了一张浴巾,赤着
 
脚向房里走去,我赶快把眼光对着电视,但一切全在那一眨眼间跃入眼里。可能是
 
她没想到我会对他有非分之念而毫无戒备之心,也可能是她对我们爱之至深,这样
 
的情况也有过,所以他看了我一眼,看我正看英格兰足球,顺口温柔地说了声,就
 
爱这个,然後就进了房里。
 
她白净的脖子,水淋淋的脸,湿卷的头发,修长的腿在我的眼里一扫而过,让
 
我眼睛忽然之间被刺,忽然之间,充满光芒,让我不停地回味,这是个多麽诱人的
 
成熟身体啊,而且是贞烈之妇!要能上手,该是多麽快活!
 
想着想着我全身发热,虽然开着空调,我还是感觉热臊不已,连忙倒了杯冰水
 
,二话没说一咕呼就喝了下去。